专家:警惕安倍否定东京审判 防日右翼势力扩张

因为战后日本政府实际上已接受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的正义性不容安倍挑战   日本首相安倍12日在国会众院预算委员会上爆出让人震惊的话语,他说:东京审判“这场审判并不是日本人自己做出的,而是依据同盟国的判断做出的定罪行为”,“对于历史问题的评价,最终还是应该由历史学家去判断。日本政府并不打算做出验证和核实”。这句表面中性的回覆,实际上再次暴露了安倍骨子里对1946年-1948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的否定。   从安倍和日本右派关于东京审判的临时态度而言,安倍这句话的意思实质上包括这样几层含义:第一,东京审判是战胜国依据自己的判断做出的。第二,日本人不会做出这样的裁判。第三,对于历史问题,尤其是指那些敏感的历史问题,由历史学家去判断,政府不表示立场。言外之意,要遵从右派历史学家的判断。起码,政府不认可由同盟国战胜国所做出的这种审判。   上述这些演绎和推断并非是无中生有,而是符合安倍一贯的历史观和立场表态。早在2006年安倍第一次担任日本首相时,在一次国会答辩中就宣称“所谓的甲级战犯是依据东京裁判被裁定的战犯,而从日本国内法来说,甲级战犯并不是战犯”。但是,安倍并不敢直接否定东京审判。因为战后日本政府实际上已接受东京审判。安倍在2007年4月日本内阁经由过程的政府答辩书中表示:“接受东京审判的裁决,对审判没有异议。”这种矛盾的情况表明了日本右派政治家扭曲的心态,既想歪曲和否定东京审判、否定侵略历史,又受到战后体制、国内国际舆论的制约而不敢堂堂皇皇地否定。对此,国际社会如果不加以警惕和防范,日本国内的这股势力很有可能推动日本政治走向失控的危险。   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拉开东京审判帷幕,控告28名甲级战犯,而且认定无论是个人、集团、乃至政府等犯有战争罪、破坏和平罪和反人道罪,都要受到法律制裁。东京审判前后持续2年半,共开庭818次,419位证人出庭作证,受理证据4336份,英文审判记录48412页。更重要的是东京审判确定日本政府和军部领导者犯有战争罪、破坏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裁定了日本的战争责任。确认在南京大屠杀的暴行中,被杀平民和俘虏达到20万人。并郑重声明,这个数字未包括被日军毁尸灭迹的人员在内,只是对日军占领南京后6个星期内被杀者数字的确认。东京审判奠定了日本战后政治的基础和走向,对日本、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具有严重的历史意义。战后被称作“和平宪法”的《日本国宪法》即在东京审判期间制定和实施。   东京审判是国际正义力量对日本军国主义邪恶势力的审判,是人类良知对反人类、反社会的反动思潮的审判,不仅十分必要,而且完全正当、合理合法。战后国际秩序是建立在对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全面审判、全面否定,推动和平、民主主义生长基础之上的。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建立在东京审判上的战后国际秩序不容推翻,其正义性不容挑战。如今日本国内规复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社会土壤已经式微。一小撮企图愚弄民众、对历史翻案、重新走上扩军道路的右翼势力,威胁到日本自身的和平生长。国际社会应联合起来共同维护建立在东京审判基础之上的战后国际秩序。(外交学院教授 周永生)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军事频道